披萨蛋糕

stucky,可逆不可拆!!!!

好可爱🎀

等喋爱不完: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从天而降

好甜,紧紧的抱着到最后耶🎀

rainash:

茶喵:



这还那是个小粉丝一抬头,天上就掉下了自己男神的ABO故事……刚刚被系统屏蔽了,谢谢私信我的姑娘们QAQ以及所有看文的姑娘!!比个超级大的心型!




 


惊喜从天而降的时候,bucky正好翻了个身去够他的抱枕。


 


他在半梦半醒间摸索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一把搂住后,心满意足地将脸埋在其中蹭了蹭。


 


一股清爽又强势的alpha信息素味道直直冲入了他的鼻子,bucky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浑身僵硬,心跳如骤,惊恐地缓缓抬起头。


 


正对上一双温柔的蓝色眼睛。


 


“抱歉!”蓝眼睛的主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他皱着眉,看起来也有些意外,”我的同伴大概是算错了坐标……”他压低声音,语气真挚地向bucky道歉,”希望没有吓到你。”


 


深夜的室内蒙昧不清,但bucky还是立刻认出了他,惊喜地欢呼了起来:”队长!你是美国队长!”


 


蓝眼睛的男人点了点头。


 


bucky双眼发亮,半夜在床上抱住个陌生alpha的恐惧烟消云散,兴奋与激动翻涌了上来:”你的同伴!是猎鹰吗?我简直想给他颁诺贝尔奖……天哪,你的眼睛比电视里还要蓝!”


 


对方被他逗笑了,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而他的蓝眼睛,bucky怔怔地看着他,恍若梦中——他的蓝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像是阳光下荡漾的碧海。


 


“谢谢。”美国队长在他的目光下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但是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恐怕有点儿赶时间。”


 


Bucky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抱着这位alpha,他们如此贴近,以致于相互的味道都纠缠在了一起。


 


他慌忙松开手坐起身,又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低头傻笑了起来。


 


美国队长从容下床,捡起了歪在一边的盾牌,侧头冲领口的通讯器呼叫到:”natasha!”


 


是黑寡妇!bucky竖起耳朵,今天一定是某个神秘的节日!


 


 “抱歉队长,坐标计算错误,十秒后开始二次传送。”通讯器里果然传来了黑寡妇的声音,和紧随其后的倒计时声。


 


“我要走了,希望没惊扰到你。”美国队长冲还坐在床上的bucky比了个军礼,见他还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愿你今晚有个好梦。”


 


Bucky抬起手想回个军礼,却在碰到自己的枕头时想起了什么。


 


他迅速地从枕下摸出了一颗小小的红色星星,像只灵活的猫一样跳到美国队长身边,一把将那个小玩意儿塞到了他手里。


 


与此同时,金光闪烁,美国队长的身影消失了。


 


“你是最棒的复仇者!”bucky冲他消失的地方大喊,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见。


 


 


 


Clint拉弓的同时,steve已经用盾牌把最后一只怪物的脑袋削了下来,鹰眼的箭落了空。


 


“哇哦。”弓箭手耸耸肩,摊开了双手,”毕竟你才是最棒的复仇者。”


 


Steve拍拍他的肩膀,带着愉悦的笑意率先向下一个据点走去。


 


Natasha紧跟其后,经过clint的时候,挑着眉用指尖在空中画了个五角星。


 


“我们可以叫他幸运星,那个可爱的omega!”clint一边跟上一边眉飞色舞地冲她嘀咕,”一个幸运的小家伙,送了我们的队长一颗幸运星!”


 


Natasha瞥了他一眼:”是挺幸运的——多亏你输错了坐标。”



Clint早先的那丝愧疚早已消失无踪:”你不觉得这是个浪漫的开端吗?要我说,这是天意。”


他现在几乎是洋洋得意了。


 


 


 


Bucky没料到还会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虽然地点不太完美——他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美国队长出现在自己的浴缸里。


 


洗澡水溢了满地,他们尴尬地对视着。Bucky浑身上下只有满头的泡沫能起到些遮蔽作用,而steve单膝跪在水中,和赤身裸体的bucky只有一星盾之隔。


 


凝滞的空气被一颗在omega精巧锁骨上坠碎的水珠打破了。美国队长惊醒般地匆忙低头,将自己无处安置的目光锁定在领口的通讯器上:”tony?”


 


“队长,这次轮到我输错坐标了!”通讯器里传来钢铁侠欢快的声音,“我想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毕竟你和你的小星星需要个后续……”


 


他的话被一个女声无情地打断了:“抱歉队长,十秒后开始第二次传送。”


 


倒计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steve抬起头来,一向正直的脸上带着些无奈:“抱歉……”


 


“我出生的时候妈妈一定没想到美国队长会给我道两次歉。”bucky故作镇定地微笑着,抿了抿嘴唇,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一丝肥皂水因为这细微的动作,顺着他的刘海快速下滑,就要落进他弯起的眼睛里了。


 


alpha不由自主地伸手,替omega将那一缕头发轻轻拨开。


 


Bucky洁白的耳廓悄悄染红了,他避开了steve的目光,尽力让自己表现自然点:“呃……你的衣服湿了……”


 


“我的战斗服防水。”steve笑了起来,“谢谢你的幸运星。”他指了指胸口,bucky惊喜地发现那儿的红星中间,正点缀着一颗新的星星——正是他送给美国队长的。


 


“这真棒……”bucky控制不住地伸手去触碰那颗星星,感受到了金属下,对方有力的心跳震颤着自己的指尖,暗暗希望十秒钟能更长一点儿。


 


但金光还是闪烁了起来。


 


“希望它能保护你。”美国队长消失了,bucky呢喃着摸了摸自己的刘海——他简直不舍得洗头了。


 


 


 


第三次似乎并不是意外。


 


Bucky靠在墙角,无力地看着红着眼睛的alpha向他逼近。


 


他刚刚帮助了一个发情的omega顺利逃脱,却被对方的信息素诱发,提前进入了发情期。


 


此刻他浑身又热又软,连直立的力气都没有,但bucky知道放弃反抗,后果会是怎样。


 


他挣扎着站起身,在alpha扑上来的时候,瞅准空档给了他一拳。


 


被信息素刺激的Alpha完全失控了,几乎是怒吼着将他再次按在了墙上:“省着点力气吧!一会儿我会把你艹晕的!”


 


bucky满不在乎地笑了,垂下眼睛挑衅地扫了扫对方的下身:“谁会晕还不一定呢!”说完,他抬起腿狠狠地向alpha胯下踢去。


 


Alpha捂着裆部在地上滚动哀嚎,bucky趁机扶着墙往外走去。


 


他走了两步便停下来——巷子口又来了两个alpha。


 


该死的信息素!bucky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地形,想找准时机从他们中间冲出去。


 


他还没来的及行动,一个人影伴着一阵金光突然出现,如天神般牢牢地挡在了他身前。


 


“还好吗?”steve反手将一支抑制剂递给他,眼里写满担忧。见bucky接过针筒,他换上一幅冰冷的表情,转头对上了前方两个alpha。


 


“走开!是我们先来的!”似乎被对手强大的气势和诡异的出场所震慑,那两个alpha停下了脚步。


 


“这和先来后到可没有关系。”bucky注射完了抑制剂,steve脱下外套将他裹住。衣服上残留的Alpha味道让omega好不容易积攒的力气几乎在一瞬间消失了,他轻靠到墙上,脑袋晕乎乎的。


 


美国队长今天穿了便服,他这次不是因为任务坐标错了才过来的。bucky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了速度,他拉紧了身上的夹克,眼前只剩下steve矫捷打斗的身影,你为什么及时的出现了?他在心里问。


 


“我们走。”迷糊间steve向他伸出手来,bucky将手递给他,任由alpha带着他往不知何方走去。


 


“抱歉,我本可以早点来的……”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有余悸,“natasha提醒我该带上抑制剂,这花费了点儿时间。”


 


“第三次了。”bucky吃吃地笑了,“你第三次给我道歉了。”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你不该向我道歉,你保护了我。”


 


“你是最棒的。”他低声说,感觉到steve握着他的手攥紧了。


 


他们沉默无言地继续走着,不知过了多久,steve停住了。抑制剂起了效果,bucky的脑袋多少清醒了些,他抬头,发现已经到自己家门口了。


 


但是——steve没有松手,而bucky已经心乱如麻。


 


“今晚星星很美。”steve突然冒出一句,bucky仰起脑袋,看见星河如银带般横贯了整个夜空。


 


他们静静地仰头望天,谁都没有再说话。


 


“……队长,很抱歉没打扰你们。但是东区的九头蛇炸了一个银行,现在赶过去还有机会抓住他们的头儿。所以,十秒后开始传送,呃……我很抱歉。”通讯器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Steve无奈地松开了bucky,他们又只有十秒钟了。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没想到对方竟然问了这个,bucky这才想起,steve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bucky,你可以叫我bucky。”他微笑着迎接金光闪烁。


 


“而你可以叫我steve。”这是alpha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你竟然就这么把队长从bucky身边叫了回来,哦哦,sam,你竟然是这样的sam!”tony一边战斗一边抽空和同伴斗着嘴。


 


“没错,那时的气氛简直棒呆了——tony,你该叫他幸运星,bucky这个名字是独属于队长的!”clint忿忿不平地附和着。


 


“你们没听过有缘一定会再见吗?”sam克制着把他们都丢上天的冲动,虽然钢铁侠本来就在天上。


 


“如果队长想的话,他们会有更多次相遇。”wanda挥了挥手,红色的光晕绽开成五角星的形状,瞬间闪瞎了一众九头蛇的眼。


 


 




在bucky的期盼下第四次终于发生了。


 


那是他的生日。


 


和朋友们庆祝完,他一个人回了家,取出一个小小的蛋糕,插上了蜡烛。在吹灭蜡烛前,他思考了很久该许什么愿。


 


他其实已经想好了一个,但那太天真,又太狂野。bucky盯着明灭不定的烛火,不知该不该许下这个愿望。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将他的纠结打断,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开门。


 


门口正站着他的愿望。


 


Steve抱着一束鸢尾站在门外,bucky看着他,几乎移不开眼睛,“我还没有许愿……而它就实现了!”


 


Steve将花递给他,蓝眼睛里洋溢着的喜爱快要将bucky淹没了:“那就重新许个愿,美国队长向你承诺,所有最狂野的梦想都会实现。”


 


“所有里包括这个吗?”bucky勾起嘴角看着他。


 


“包括。”steve甚至没有问他这个是什么,“生日快乐,bucky。”他微笑着说,在bucky扑上来的时候稳稳地接住了他,在bucky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深深地吻住他。


 




  


他一度以为再也不会有第五次。


 


Bucky伫立在时代广场的巨屏前,像一座被敲碎了内核的石像。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脑海里只剩下美国队长因为打击九头蛇而牺牲的消息不停回响。


 


不,这不会是真的。他如行尸走肉般回到家,将自己深埋进了被单里。


 


也许这是他的作战计划,美国队长不会就这么死去。


 


胸口有星星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Bucky对自己说,他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从地狱里爬了出来,走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又不甘心地跑出门去,狂奔到了上次steve救他的那条小巷。


 


他每天重复一遍,一直在那里等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不知过了多少天,最后的最后,omega紧抱着膝盖埋首其中,眼泪打湿了膝头的布料,绝望地一遍遍祈求着:“求你快点出现……我需要你……”


 


却只有漫天星辰陪伴着他。


 


 


 


不可能出现的第六次确实出现了。


 


嘿,周六有空吗。这个alpha已经给他发了一个礼拜的信息,bucky无奈地按着手机,想委婉地回绝他,对方的第二条信息已经发了过来:我们去参观美国队长纪念馆怎么样。


 


Bucky愣住了,他的手指停在了手机上,无法回避地想起了那个离开了两年的人。


 


两年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他将其深埋心中,却又放任灵魂安眠在那里,不知该如何醒来。


 


bucky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然而,就像第一次那样,一个奇迹再次悄无声息地降临——一只手从他背后伸了过来,像是怕惊醒他般,轻柔却又有力地握住了bucky的手。


 


Bucky猝不及防,如遭电击,他僵坐着,许久不敢转身。周身涌动着阔别已久的alpha的味道,如同一张穿越了时空的大网,将他的身心牢牢捕获。


 


他大睁着眼睛,没有意识到泪珠已经滴落在了那个人的手臂上。


 


那个人从背后环抱住他,握着他的手替他打上了回复的信息。


 


“bucky不用去纪念馆,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看到美国队长。”


 


那只手带着他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Bucky侧过脸,努力想扯出一个笑容,但是有点失败,他的眼睛要被泪水模糊了。


 


Steve的吻接连不断地落在了他的睫毛上:“对不起……我受了点伤……今天才醒过来。”


 


“不。”bucky仰起头接受他的吻,“只要你愿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就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那我该换一句。”steve埋首在思恋已久的omega身上,紧紧抱住了对方的腰。


 


“我爱你。”他在bucky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标记ING




标记ING另一个相册


 


被忽视已久的手机打破了此刻旖旎的平静,steve抱着bucky翻了个身,让眼神涣散的omega趴在自己胸口,一手将手机抄起。


 


“james,你怎么不回我的消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认识美国队长吗?”


 


“我不是james,我是steven Rogers。”美国队长的另一只手充满占有欲地环住omega的光洁的腰背,“那句话的意思是:He is mine。”


 


是我失而复得的星星。


 


End




嗷嗷嗷嗷,真的好甜,一直陪着你到最后🎀

小米粒:

自制 从1917年Bucky出生(电影设定)到内战发生的2016年,Steve和Bucky已经来到这个世界100年,我不知他们确定的相遇时间,但也许他们的罗曼史从生命开始就响起了前奏,100年风霜雨雪死生繁复,但是陪着你直到最后的誓言始终不变。爱上盾冬一年多,第一次为他们真正意义上的产出,bgm都是阿婆最喜欢的Westlife的歌,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情人节,但相信stucky的爱无需节日来证明。有些事情是否真实存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否相信它的存在,譬如生命的意义,譬如盾冬。HailStucky!!

【授权翻译】【盾冬】被通缉的人(完)

你还要在我身边很长一段时间,我会一直陪着你到最后,又甜又暖还超级浪漫🎀

rainash:

Like fish in the sea: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70967


作者:boopboop


The Man on the Bridge 桥上人系列第四篇




Summary:Steve跟机器人作战的时候,Bucky绕过了半个地球。所以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想到过这样的后果。


译者注:爽。蹬腿儿.gif






已经过了七十五年,时过境迁,但是Bucky还是能像看懂白纸黑字那样一眼看穿Steve。即使他的记忆依旧千疮百孔,即使他们之间隔着半个地球,在他面前,Steve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他。Bucky喜欢这样。这样会让他重新感觉到“正常”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能让他感觉到“就应该是这样”。他喜欢这样,还因为这会让他感觉到自己依旧握有控制权。




如果他能读懂Steve,能像以前那样预见他的行为的话,那也就代表着即使在他允许自己的大脑在未经校准的情况下徘徊向那些关于他、关于他们、关于他们在一起的想法时,那些坟墓般的情感依旧困扰着他,但是他可以始终领先一步。




而现在,这代表着即使Steve非常努力想要把自己的情感掩饰起来,他还是能在Steve脸上和声音中读出他的担忧和恐惧,




“追捕咱们的失踪人士进展如何?”Stark给Bucky搞好了手机,Steve的图像在手机屏幕上非常清楚。




“死路一条。”Bucky说,疲惫深入骨髓,甚至有些沉闷的钝痛。他已经很多天都没睡过,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也不打算去睡。事实上,他只是不能放下警惕,不能放松到足以入睡的程度。他已经太过习惯于有一个他认识并信任的人在同一个房间中陪伴他入睡。他不能这么告诉Steve,这样几乎就等于是自己终止了任务。Steve非常的努力,他竭力保持耐心,并让Bucky去做自己的事。证据就是Bucky现在可以独自踏上征程,隔着半个地球追捕叉骨。而Bucky觉得,如果Steve认为他现在出现了机能故障或行为超出了基准参数,那么他的耐心估计也就不复存在了。“但是,关于你那失踪了的权杖,我觉得我找到了条线索,我会给你发个坐标。”




Steve的图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还能提供有用的信息,这让Bucky觉得自己还是有点价值的。他还是有用的,不是完全没用,即使大多数的时候里他一直这么觉得。他们找Loki的权杖找了好几年——如果Bucky能替他们找到权杖,那这次任务也不算是完全失败了。“我会让Thor去调查,”Steve说,“你现在要去哪儿?”




Bucky非常习惯于汇报自己的行动,即使是对Steve,即使是在以前。他感觉到在向长官汇报时,他的肩膀绷成一条坚定的直线。而那些Steve决定不说出口的话,Bucky不予置评。那样对他不公平;他知道Steve想要让他回家。他想要回家,和Steve在一起。目前来说,“想要某件事”对他而言已经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情感。而“得到某事”则在他掌握范围外。




“我追踪一个以前的线人到了玻利维亚,”Bucky说,他心里知道即使他说这个人是个“线人”,但是用来形容他现在遇到的这些人,这个词并不准确。他们是九头蛇的线人,而他们知道在Steve和Stark这样的人询问答案的时候,要怎么牢牢闭住自己的嘴。九头蛇知道怎么将威胁和恐吓转化为忠诚,但是既然通常将那些威胁付诸于实际的人都是Bucky,那么这也算是给了他点优势。




他所追踪的这个人,在见到Bucky站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就吓得哭了出来。




Bucky记得上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他自己也在流泪。他不会说他正在做的事和现在的情形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满足感。这不足够,永远都不够,但这也有聊于无。总要有个开端。




“你想让我派Sam去跟你汇合吗?”Steve说。他没有提议自己去找Bucky,他现在已经吸取教训了。他知道Bucky会回来,即使不会是明天,在未来的某天他也会回来。他知道这种事不能逼。




但是Bucky摇摇头。“哈萨克斯坦那趟他有些受不了了,”他说,“他需要休息一阵。”




Sam是个好人,是个好士兵,但是他已经离开了战场,而尽管他抱着极其崇高的理由重返战场,但有些事他还是难以接受。Bucky需要学会要怎样小心地应对身边的人。他觉得他以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现在,这已经在他能力范围之外了。任务完成之后,他才明白为何Sam一直都在斗争挣扎,但是那时为时已晚,伤害已经造成了。




Steve吞咽了一下,点点头,而值得表扬的是,他没有暗示也许Bucky同样需要休息一下。“好吧,”他说,“那你去忙吧。小心些?”




Bucky感觉到自己笑了起来,以那种他知道一定会让Steve高兴起来的方式笑了起来。“我一直都很小心。”他回答的时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一段记忆随之颤动。在过去的某一刻,他们曾经说过同样的话。




“我知道,”Steve说,他的微笑让Bucky胸口里冰冷的所在温暖了起来。“很快我会再联系你。”




“很快。”Bucky同意道。至少这句话他可以说给Steve。话语上的口头保证;尽管这尴尬而又略显不足。但是为了他被给予的自由,为了他可以按自己心中的最佳方式行事,至少他可以做出这样可以被问责的承诺。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Bucky把手机小心地放在床边。小小的旅店房间内有个更小的浴室。跟他在纽约住处的浴室完全没法比,但是对他而言,洗澡已经成为了某种带有罪恶感的快乐。他喜欢热水,喜欢干净的感觉。他清理个人卫生的程序已经成为了最不容人打扰的日常流程。洗澡,刮胡子,这些事他感觉自己每天都必须要做上至少两边,有时更多。




他检查了一遍房间,然后脱掉衣服去洗澡。他并不打算在这里住上一夜。




他上了一架货机,在飞机上的十二个小时里,他盯着那些装满非法物资的包装箱,并没有去想究竟有多少次,他被用跟这完全一样的方式,被人打包运往世界各地。




*****




在阿根廷,他给Steve又打了一次电话,这次直接转到了语音信箱,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给人打电话报备却没有得到回复。他过度呼吸,花了十分钟跪在地上,手指紧紧抓着肮脏的地板,喉咙里是呕吐过后的胆汁。然后他稍微冷静下来,给Stark打了个电话。Jarvis告诉他说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正在开Party,他会告诉Steve给他回电。




“我真的非常抱歉,”Steve回来的时候说。Bucky站了起来,装得好像他并没有只差一点点就恐慌发作了。“你还好吗?”




“嗯,”Bucky说,他把恐惧牢牢锁在了Steve看不到的角落。




“你是对的,权杖确实在索科维亚,”Steve说,“Thor正准备给你颁发个什么阿斯嘉德骑士头衔呢。”




“骑士头衔有什么好处?”Bucky问。




Steve耸耸肩,笑起来说:“喝酒不花钱?”




“我想也是,”Bucky同意道,“你没受伤?”




“我没受伤。”Steve说,但是Bucky看到了他眼中的某种眼神。




“怎么了?”Steve沉默了很久,久得Bucky的心里又开始发毛,“怎么了?”




“Strucker(斯特拉克男爵,漫画反派,九头蛇首领之一)。”Steve的声音紧绷,而他眼睛周围的纹路也吐露着他的紧张。




Bucky感觉如堕冰窖。Strucker当然会在索科维亚。九头蛇已经失去了一件武器,他们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其他剩余资产。他本应想到的。他永远都不应该在没有他陪同的情况下,把Steve独自送去那种环境中,送到那种境遇下。他觉得他要吐出来了。“他……”




“我们没能抓住他,对不起。”Steve眼中的悔恨就跟内疚表面下的怒火一样真实。Bucky提醒自己,那样的怒火并不是针对他的。




“为什么?”




“他说了些事……我觉得,”但是Steve不知道要怎么指代Bucky在九头蛇的那些年,而他也永远都说不出来。他通常都会陷入心碎和愤怒中,然后他说话就开始结巴,总怕会说出某些会让Bucky痛苦的话,或做出某些会让Bucky受伤的事。




他永远都不应该是那个被人当做易碎品般对待的人。Bucky绷紧下巴,直接开门见山。“他和‘项目’并没有多少关系。”他说。这是实话。Strcker组建起了别的部门。并不是说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交集,交集当然会有。但是Steve不用知道这些细节,而Bucky有他自己的方式,让Steve永远都不会知道。Steve已经通过Lukin和Zola的记录知道了一些,而Bucky每次想起都只会觉得难堪羞愧。他不用知道一切。他已经知道太多了。他们已经分享了肮脏的秘密和七十多年的耻辱,但是还有一些恐怖的事,Bucky要守口如瓶,把这些回忆跟他自己一起带进坟墓。




Steve稍稍松了口气,而这让Bucky的一切内疚愧疚都值得了。Steve点点头,对Bucky露出了一抹小小的、甜蜜的微笑。他不会再提了。他还在害怕如果自己逼得太紧的话,Bucky会真的跑走,而且再也不回来。




“这次的飞行解说没有Stark的飞机里那么精彩,”Bucky说,“但是没有人对我开枪,所以……”




“虽然差强人意,但是还不错了,哈?”Steve同情地微笑着。




Bucky点点头,他们之间有陷入一阵沉默,气氛有些沉重,他们有那么多话想说,却又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Bucky先放弃了,而他感觉他经常是第一个放弃的那个人。




“这几天我要穿过边境,所以要暂时断联系。七十二小时之内,我会再联络你的。”




“我会等着。”Steve说。Bucky相信他。如果角色互换,他也会做完全一样的事。在这里坐着,等着,担心着。“要小心。”




这次Bucky的微笑是真实的。“我一直都很小心。去Party上好好玩吧。”




Steve做了个鬼脸。“如果你在的话,肯定会更有意思。”他说,尽管他自己都知道这是句谎言。如果Bucky在的话,他就会躲在他们的套间里,而为了Bucky好,Steve也会隔离众人,跟Bucky独自呆在一起。




“我会去的,你也知道的。”Bucky说,“别让Thor调酒。”




在Steve的笑声里他挂掉了电话,短短的一段视频通话已经足以缓解他肩膀上紧绷了一周的压力。他想念这个声音。他好想念这个声音。




够了就是够了,他决定。如果这条线索跟上一条一样没用,他就放弃追捕。那就让叉骨来找他们。Bucky会准备好。




他想回家。他想回到Steve身边。




*****




这条线索的确是条死胡同。他花了两天徒步穿越荒野,在狐狸洞里躲了一晚。当他最终行动的时候,他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扫荡了目的地,并且完成了评估。如果叉骨在这里待过的话,那他也没待多久。他的前任接管人已经走了。冬日战士把他教得很好。




他在正好七十二个小时候打开手机给Steve拨电话。他想要跟平常一样报道,然后给Steve个惊喜。Bucky觉得他一定会喜欢的,他溜进他们的套间的时候,脑子里也想象着Steve脸上的表情。




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一直关着手机。他知道用传感器追踪手机有多简单,即使Stark保证没人能追踪到这条线路。




手机里有四条语音信息。头两条是Steve发来的。剩下的两个电话号码他不认识。




你可能这几个小时都不会接听,”Steve的声音对他说,他的声音非常紧张,而且满是沮丧,“但是我没事,我们都没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新闻,但是…我们没事。当我知道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办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




他还没有看过新闻,而如果他要看新闻的话,他只能离开房间。他们的房间里没有电视。在楼下前台那里游台电视,但是在Bucky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他并不想就这么走出房间,到开放的公众场地去。




但是下一条信息更令人心惊。“我还是没事,但是我需要丢掉这部电话。Stark觉得这条线路已经不保险了,而我不能冒险让他找到你。我会找部一次性手机,然后给你打电话。




第三条信息是Sam发来的。他在开始过度呼吸之前就立刻点了播放键。“他没事,在你恐慌之前我先跟你说这个。他很安全。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为了保障安全,他们不肯告诉我。我知道你在执行任务,但是等你听到这条信息的时候,给我回个电话。




Bucky正打算这么做。他有问题要问,问题太他妈多了,而所有的问题都从“他妈的他这次又搅进什么事儿了?”开始,紧接着就是“为什么我没在他身边保护他?”




但是第四条信息直接剖开了他的躯干内脏,让他独自躺在地板上血流成河。“我知道你现在还听不到。我很抱歉,Buck。我太他妈抱歉了。如果我有选择的话,我一定永远都不会这么对你……如果我可以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但是,但是我必须要这么做。我向你保证,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会找到你。我永远都能找到你。我爱你,永远爱你。我们还没有到时间到尽头呢。




Bucky在信息播完之前就按了回拨键。他的手机响啊响啊,但是Steve没有接。




他把手放到了由骨骼和血肉所组成的那只手里,他怕自己会捏坏这部脆弱的手机。他又拨了一次。




“接电话啊,你这个混蛋。”他哽住了。没有回应。




他已经无心再去考虑小心谨慎的问题。他离开房间,走到大堂,当没人理会他要把电视转到新闻频道的请求时,他一拳砸穿了桌子。这样出结果快,而他甚至都不感到内疚——屏幕上出现了摇摇晃晃的图像,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看起来像是正在跟一支由机器人组成的军队在索科维亚作战。




眼前的景象非常可怕,但不知为何,这居然还有些好笑。一支机器人军队。




妈的,他要杀了Steve。




然后就是Stark,因为谁都能看出来这一定是他的杰作。




*****




他偷了一架飞机。现在他无论如何怎么都不可能及时赶到索科维亚帮忙了,但是他也算是试过了。一路上,他都在心理罗列着他要怎么让Steve为此付出代价,他飞快地记起了一条极长又极其精彩的单子,上边满满记录着从小到大,Steve让他自己搅进去的各种要么蠢到家、要么危险到死的无数烂事。




愤怒让他保持理智。愤怒让他的手稳稳扶在控制器上,而他的脑中也清明一片——他现在只想着等他抓到Steve的时候他要怎么对他怒斥狂吼,而Steve只能乖乖地坐在那里听着。




什么都比再播放一次最后的那条信息强,什么都比再听一次那时Steve的声音好,什么想法都比“等他到达的时候,Steve可能不会在那里了”更诱人。




如果Steve让自己被某个杀气腾腾的机器人杀掉了的话,那么Bucky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他没权利就这么离开Bucky,尤其是在他们经历了一切之后。他没权利就这么死去。




他不能死。




而如果Bucky哭了的话,他就开不了飞机了。




所以他专注地生着气。专注地打着草稿,想着等他见到Steve的时候要说什么,Steve会活的好好的,全须全尾的,毫发无伤的,然后,妈的,他会因为让Bucky有现在的感觉而愧疚抱歉到死。




行程很长。他必须停下来两次加油。两次全都需要暴力威胁。等他降落的时候,索科维亚只剩下了地面上的一个大坑,而Bucky也已经打好了腹稿,足够Steve听到耳朵流血。




但是在他透过难民群,看到Steve的那一瞬间,他就把一切都忘了。现在已经尘埃落定,而复仇者们早就应该走了,但是这几个人全是愚蠢的英雄主义白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照顾好自己。




而Steve永远都是那个罪魁祸首。他现在垮着肩膀,身上泥土血液脏成一片,但却依旧散发着镇静的气场。人们看着他寻求保障,寻求安全,就像Steve身边的这些人在这些年里一直做的一样。




如果是在二战的时候,Bucky会站在人群后,就让他们这样包围住Steve。但是他现在变自私了。他需要Steve来抚慰他。他需要、他想要,而且他受够了让其他人拥有他的Steve,而他只能独自站在远处,希望会有一抹漏出来的阳光照在他的面前。




人群在他面前分开。他不知道是因为直觉因为恐惧或者因为认出了他,而奇怪的是,他一点都不在乎,他一路直接跑到了Steve的身边。




“Bucky?”Steve在他跑近之后才看到他,他震惊地吸了口气,“怎么——”




Bucky没有给他再多说出任何一个字的机会,他做了他想做好几年,想做好几十年的事。每次Steve自己投身进危险之中,每次Bucky差点没能及时赶到他身边,每次他可能失去Steve……每一次他失去了Steve。




他紧紧揪住Steve的制服,把他扯到面前,然后狠狠地吻住了他。他命令整个世界都放弃,就让他们拥有此时此刻。




他已经技艺生疏,动作生涩而搞得彼此都痛。从最后的那次之后,在Bucky从他身边跑开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接过吻。他们不生气,不害怕,不绝望,即使第一次他们在困惑中的吻,也与此刻不同。




他感觉到Steve的迟疑和他的担忧。Steve害怕把他逼得太近,害怕也许他要的是Bucky不能或不应给的。




Bucky怒吼一声咬了他的嘴唇。他不是玻璃做的。他不是什么柔弱而悲伤的少女。他爱Steve Rogers逾越生命本身,而他妈的这个操蛋的混蛋在做了这些事之后,欠他一个吻。




疼痛肯定是让Steve心里一惊,让他无暇再去紧张小心。他的手指紧紧抓住Bucky的外套,他也紧紧抓住Bucky,同样粗暴而凶狠地吻了回去。




这正是Bucky想要的。这是他想要的一切。他让Steve接手,让他夺回控制权,而他把这个疼痛的吻,转化成了一场温柔的纠葛缠绵。他吻Bucky,就像Bucky对他是比氧气还珍重的存在。他的双唇放柔,揪扯变成了拥抱,而Bucky陷入他的怀中,肾上腺素和恐惧一起流出了他的身体。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Steve气喘吁吁,一脸敬畏。他温柔地捧起Bucky的脸庞,把他的脸从一边转到另一边,仔细地检查着Bucky是否受伤,即使他自己才是那个刚跟机器人军队进行了一场末日战争的人。




Bucky跳开,在Steve胳膊上砸了一拳,他又生气起来。“机器人军队,Rogers,真的假的?”




他心中受惊后的疼痛转化为了惊喜——Steve哈哈笑了起来。“这次够新意了哈?”




Bucky张嘴,想要让Steve领教一下他从地球另一端奔波而来时,一路上酝酿出的咆哮怒吼。他现在有些心存惊奇,有些晕头转向,因为他知道他可以痛斥Steve而不用担心会受到任何处罚或报复。




他只说出了半个音节,然后Steve又吻住了他。




他们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乎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站在废墟之中,而这本可能会终结Bucky所爱的一切,没人在乎他此刻紧贴在Steve怀中。他们只是振奋激动、恐惧害怕,同时也同样心存希望。




像是有什么奇迹发生,在他们分开的时候,世界恢复了运转。Steve把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Bucky的手指下,他的脉搏快速而有力。




“还没到世界尽头?”Bucky问,他的声音温柔软糯,怒火已经随风消逝。Steve就像是他的灯塔,一切都随着他光一般的爱而云淡风轻。




“还没到,”Steve向他保证,“你还要被困在我身边很长一段时间。”




Bucky觉得他可以接受。




对他而言可以接受,而他觉得对Steve而言也是如此。他们只是本来就没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