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萨蛋糕

stucky,可逆不可拆!!!!

小熊与Chris

好可爱的小熊🎀

小猫钓鱼:

小熊与Chris


 


警告:所有RPS都是OOC


 


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Chris正在做梦,他梦到十六年那年的夏天、草地,还有浓烈的香味。谁这么香?他想,四处张望,期待见到一个漂亮姑娘。


然后一只小熊摇摇晃晃地向他走了过来,在蓝天下举起爪子,向他打了个招呼。


“嘿! Chris,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天啦,这熊会说话,Chris想,他还知道我叫Chris。


小熊毛茸茸的爪子捧着一罐蜂蜜,香味就是从那儿来的。


“Chris,你喜欢蜂蜜吗?”小熊说:“你要吃我的蜂蜜吗?”


16岁的Chris还不习惯接受陌生人——陌生熊的礼物,虽然那小熊长得圆滚滚的很可爱。


“对不起,我不喜欢蜂蜜。”他拒绝了。


小熊“哦”了一声,毛茸茸的爪子垂下来,圆滚滚的脑袋也垂下来,呆呆地站在草地上。


Chris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难过,他想说“虽然我不喜欢蜂蜜,但我们可以做朋友”,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Chris接完电话,有点发愁怎么叫醒隔壁的Sebastian。


——别误会,他们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只是剧组几个关系不错的男人在Chris家里喝酒,Sebastian刚好喝得有点多而已。


刚才的电话给他们安排了一个临时的宣传活动,一个小时内就要出发,而他们七个小时前刚结束一波采访,三个小时前才睡下。


早知道就不喝酒了,Chris反思自己,这笔帐要算在Mackie身上,是这家伙提议的喝酒,偏偏今天的活动还没有他。


Chris走到隔壁客房。不久前他连拖带抱地把喝醉了的Sebastian弄到床上,累得一身汗,Mackie还无良地在客厅里哈哈大笑。


“Cap,你的体力不行啊!”


他腾不出精力反驳,喝醉了的Sebastian奇重无比,牢牢地挂在他身上,“Chris,Chris。”他嘟嘟囔囔地叫他的名字,眼睛迷迷蒙蒙的,笑得很甜。


Sebastian还搂着枕头在睡,头发乱糟糟地堆在脸上,半张着嘴,打着轻微的小呼噜。


Chris看着手表。


五分钟后,他轻轻拍了一下Sebastian放在被子外面的手。


“嘿,Sebastian,醒醒,我们今天有活动,要去凤凰城。”


“嗯,凤凰城……”Sebastian软软地哼了一下,舔了舔嘴唇,很辛苦地眨着眼皮想要睁眼。


Chris看着他眼睛眨动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停止了,手还撑着床单,是一个努力起床的姿势。


Chris嘴角扬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十五分钟后,穿戴整齐的Chris再次走进来。这次不用他叫,Sebastian一听到他的脚步声就醒了,慌慌张张地爬起来。


“天哪,我怎么又睡着了?”他紧张地看着Chris,半长的头发毛茸茸地从两边垂下来,“你要走了吗?”


Chris不知为什么想起梦里那只小熊。


“还有四十分钟,我煎了蛋饼,洗手间是空的。”他言简意赅地说,又补充道:“Mackie回去了,你的经纪人知道你在这里,我们待会儿一起走。”


Sebastian舔了舔嘴唇,干巴巴地咽了下口水,“好的。”他说。


 


宿醉没药医,Sebastian忍着头疼洗漱完毕,正对着镜子对付乱糟糟的头发,Chris敲响了洗手间的门。


“时间提前了,我们还有十分钟。”Chris无奈地说。


五分钟后,Sebastian从洗手间出来,容光焕发。


Chris把一个杯子递给他,“来不及吃饭了,喝杯水再走。”打量了他一下,“帽子不错。”


Sebastian刚用冷水洗过的脸还有点红,下意识地说:“你的腰带也不错。”


他说完就后悔了,赶快把目光从Chris的腰上挪开,仰头大口喝水。


他喝到最后一口才发现这是蜂蜜水。


很甜。


“谢谢。”Sebastian舔了舔嘴唇说,又补充道:“还有早饭,还有帮我接电话——哦,还得谢谢你把我搬进来。”他其实不太清楚昨晚搬他的是谁,但肯定不是Mackie。有Chris在的时候Mackie都把这种事扔给他。他都能想象得出他的口气。


“嘿,Cap,你的Bucky需要你!”


“Teamcap!”Chris说,手指碰了碰帽檐,比了个敬礼。


Sebastian一下子笑了出来,Chris也笑了,不是平时那种哈哈大笑,而是很低沉、很柔和的笑,边笑边看着他,Sebastian也看着他。


屋里没别人。


笑声渐歇,Chris拍了拍Sebastian的肩膀。


“走吧。”


于是他们就出发了。


 


飞机上,Sebastian用冷水洗出来的好气色很快就没了,眼睛又酸又涩,脑袋里像有个锤子。


助理给Sebastian带了他喜欢的小甜饼。


Chris坐在对面,手里拿着一包饼干,摸来摸去的,就是不拆。


“不喜欢这个?”Sebastian问,嘴巴吃得动啊动的。


“我在怀念那些煎蛋,”Chris说,摇头叹气,一脸痛心,“你不知道,那些蛋剪得可棒了!”


Sebastian觉得愧疚,愧疚又加剧了头疼,他呲牙吸气,半忍耐半讨好地举起一块小甜饼。


“Chris,喜欢这个吗?”他问,舔了舔嘴唇。


Chris犹豫了一下,接过那块小甜饼,手碰到了Sebastian的手指。


Sebastian收回手,很自然地把手指放进嘴里吮了一下,闭起眼睛仰头,呻吟了一声——他头疼,而且醉意未消。


Chris不太吃得出来小甜饼的味道。


Sebastian喘了一阵,仿佛缓过劲儿来,继续吃。血糖低,头发晕,不吃不行。


“宣传期可不好熬,是吗?”Chris问。


“每次都这样。”Sebastian回答。Mackie提议去Chris家里喝酒的时候他就不该答应的,千金一刻的时间应该用来睡觉补眠,而不是跟你的哥儿们去胡闹。


“来吧Sebastian,你还没去过Chris家里呢!”


他心想这是什么理由,他没去过的地方多了。


然后Chris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后他们就到Chris家里了。


Damn it!


 


助理举着手机过来,要拍一段给粉丝的视频。


Chris站起来走到Sebastian这边,手搭在椅背上,身体侧过来。


“嗨,粉丝们!”他说,然后转头看Sebastian,后者边吃边打了个招呼,“嗨!”


“Chris here!”Chris说,指了Sebastian一下,后者仰头看他,嘴巴鼓鼓囊囊的,“there!”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Chris说,又看了Sebastian一眼,“不过去哪里不能告诉你们。只能说我们要去一个试映。”


Sebastian接话:“反正在美国。”


Chris看着他笑了一下,继续说:“是在美国,可能一个小时,可能三个小时,噢,也可能六个小时。”


Sebastian边吃边点头:“yeah!”


“但我们会在那儿的!准备好吧!”


“待会儿见!”


Sebastian冲镜头眨了下眼睛,因为头疼变得有点呲牙咧嘴。


助理录完看了一遍,冲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


 


Chris走回去坐好,Sebastian还在吃,Chris拆开饼干,递给他一块。


Sebastian接过去,三下五除二塞进嘴里,然后又舔了一下手指,从指腹舔到指尖,动作很完整。


“挺好吃的。”他说。


“嗯。”Chris点头,看着他。


Sebastian把一大堆食物塞进胃里,然后靠在椅背上叹气,声音从胸腔里发出,拐了个弯儿从鼻子里出来,像一只打嗝的猫。


“我们还能睡半个钟头。”他懒洋洋地说,眼睛涩得睁不开,用余光瞄了一眼Chris。


“你先睡。”Chris说,他还在吃东西。


Sebastian闭上眼睛开始睡,宿醉的反胃被他用食物强力镇压着,但头疼他就管不了了。


他数着脑袋里的小锤子,一下、两下、三下……渐渐的手心里都是汗。


助理走过来,“Se…”


Chris做了个手势,“嘘。”和她走到另一边去说话。


Sebastian听到他们压低的声音,想说话但是眼睛睁不开,身体沉得像灌了铅,纳闷飞机怎么还能载得动他。


Chris走回来,把Sebastian的帽檐压低,遮住眼睛,然后挨着他坐下来,胳膊贴着他。


Sebastian闻到一阵熟悉的古龙水的味道,接着眼帘一暗,身体感觉到温暖和坚实的支撑。


Sebastian的脑袋忽然轻快起来,接着就睡着了。


飞机快到凤凰城的时候遇到气流,颠簸了两下,Sebastian的帽子从脑袋上掉下来,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抓到一只手。那只手温暖又干燥,抓住他汗津津的手捏了一下,然后把帽子给他扣回去。


“再睡五分钟。”


Sebastian听到Chris的声音,心里一松,又跌进黑暗的睡眠里去。


 


睡眠是对付宿醉的良药,下飞机后Sebastian感觉好多了,原地蹦了两下,又“啊”的叫了一声,吓了助理一大跳。


“Mr.Stan,你没事吧?”一个接待他们的影院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问。


“我很好,很好。”Sebastian冲他咧嘴一笑,握起拳头,领头走在前面。


助理在后面和Chris并行,两个人低声说话。


“酒还没全醒。”


“待会儿多注意一点。”


他们在影院旁边的工作间等待入场,助理又举起相机。Sebastian双手插进口袋,对着镜头摆出一个酷酷的pose,Chris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盯着他。镜头转过来,Chris对着镜头挥手。


“我们到了,伙计们。”


镜头拍不到的地方,Sebastian对着空气左一拳右一拳,用口型说:待会儿等着嗨翻天吧!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来了!哦也!


Chris用余光看着他蹦蹦跳跳,满脸跑眉毛,有点无奈。


工作人员来带领他们入场,Sebastian还是一马当先。助理要给他看一下手机上的发言内容,被他视而不见地走了过去,只好回头看着Chris。


Chris冲她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示意“没事儿,我会看着他的。”


Chris走在Sebastian后面几步远的地方,不紧不慢,挡住了人们的视线,


过道里,Sebastian听见工作人员的声音“……让我们欢迎美国队长Chris·Evans——和冬日战士——”


Sebastian听见“美国队长”这几个字,像按了开关一样,双手握拳,“嗷”地大吼起来。工作人员纷纷看他,手机闪光此起彼伏,


Sebastian吼完转头看着Chris,脚步慢下来,在等他。


Chris整理了一下衣服,凑过去冲他微笑,然后在剧场昏暗的灯光看见Sebastian脸红红的,眼睛发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为美国队长欢呼!”他说,露出一个热切的笑,眼睛周围都是笑纹,一口白牙亮闪闪的。


Chris冲剧场里挥手,低声说:“也为冬日战士。”


Sebastian笑得更开心了,踮着脚尖,跃跃欲试地想要蹦一下,“也为冬日战士!”


Chris心说不妙,但是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看着Sebastian转身冲观众握拳,仰天抬头,又是嗷的一嗓子吼出去。


一个工作人员疑惑地看了一眼Chris,Chris冲他笑笑,手放在嘴边,也吼了一声。


观众们给这吼叫声带领着,兴奋地欢呼着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名字,纷纷从座位上探起来拍照。


Sebastian站在那里笑,直到Chris叫他,“Sebastian,过来这边!”才几步跨过去。


Chris看着他走到位置上,站好了,然后拿过话筒,“大家好……”转过头看着Sebastian,胳膊肘晃了一下,后者完全没领会到暗示,还站在那里傻笑。


Chris装作给他递话筒,左手垂下去,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大腿,Sebastian反应过来,连忙举起话筒。Chris安抚地拍了一下他的腰。


“我们来这儿是想确认你们知道站哪一队才是正确的!”Sebastian比了个手势,又摸摸帽檐,转头看着Chris笑了一下,无辜又信赖,一脸“我说完了,接下来看你了”的表情。


Chris只好接过他的话头:“我知道你们都是真正的粉丝……”边说边用余光扫着Sebastian,Sebastian一直在笑,不时看他,一只手插进裤袋里,摇摇摆摆的。


剧场里声音很大,但Chris仍能听见Sebastian的笑声。那是混合着笑与喘息的慵懒低沉的共鸣颤音,很好听——也许不止好听而已,和这个嘈杂混乱的环境完全不相配。


他猜Sebastian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果不其然,他余光瞟见Sebastian的手不安分地到处摸,摸大腿,拽衣角,有两次甚至还摸到了裤裆,他赶紧结束,“接下来好好享受电影吧!”


他们和粉丝挥手告别,然后接受了影院简短的采访。


没有那么多人,Sebastian的话多了起来,连比带划,Chris看着他笑。


Sebastian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活动结束,门口还聚集着不少粉丝,Chris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Sebastian给两个粉丝签了名,然后举起右手比了个敬礼的姿势,这时候他的左手手腕忽然被攥住扯了一下,身不由己地往后退了一步。


Chris站在他前面,手里拿着一个高尔夫球,笑着和一个粉丝说话。


这是一个胖胖的黑人姑娘,她的伙伴抛来一个高尔夫球,她没接住,眼睁睁看着球向Sebastian的脑门飞去,她还没叫出来,球就被Chris一伸手抓住了。


Chris笑着给她签了名,然后把球递给Sebastian。


“限量版。”他笑着说。


助理和保安在维持秩序,粉丝们热情地呼喊着,姑娘眼巴巴地瞅着这边。


Sebastian捏了一下球,在Chris·Evans旁边很认真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回去的飞机上Chris睡着了,Sebastian坐在对面,捧着朗姆可乐,一小口一小口地吸。


Chris睡觉的样子Sebastian看过很多次——别误会,他们一起拍过三部电影,片场里随便找个地方打盹很常见,Sebastian手机里有一打《美国队长》剧组演员们的打盹照。


有一次发布会,Chris居然当着台下的记者睡着了,Sebastian天人交战了很久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他叫醒。


拍戏的时候Chris戏份最多,宣传的时候他的活动最多,他比所有人的时间都紧,什么时候睡着都不奇怪。


Sebastian拿出手机,悄悄地对着Chris按下拍照按钮。


 


Chris醒过来的时候,看见Sebastian正捧着手机看得入神,嘴角微微翘起,眉毛弯弯的,眼角皱出一点清浅的笑纹。


“看什么呢?”他问。


Sebastian抬起头,冲他笑了一下:“刚才拍的照片。”


Chris打了个哈欠,问:“好看吗?”


“好看。”Sebastian说。


Chris勾起一点兴趣,身体前倾,手伸过来,说:“拍的什么?拿来给我看看。”


Sebastian捋了一下掉到前额的头发,边笑边咬嘴唇,问:“你真要看?” 


这个距离很近,两个人能很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Chris收回手,摸到桌上朗姆可乐的杯子,转来转去。


“我知道是什么了,”他说,挑了一下眉毛,“我可不想看我流口水的照片。给你多少钱你肯删?”


Sebastian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笑,Chris不久前还听过这种声音——混合着笑与喘息的慵懒低沉的共鸣颤音。


“给多少也不删。”Sebastian义正言辞地回答,从他手里拿过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又放回他手里,笑了一下。


Chris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慢慢转着杯子,手指在底部轻轻摸着。


Sebastian的目光落到他的手指上,他知道Chris有这个习惯。拍《美国队长1》小酒馆那场戏的时候,他就这样边说话边摸杯子,摸来摸去,摸个没完,好像手指头一刻也不能停,停下来就要闹什么乱子似的。


Chris看着杯子,Sebastian看着他的手指。


助理在隔壁椅子上睡着了,开始打呼噜。Sebastian走过去给她盖了一块毯子,然后回来,两个人压低声音,窃窃私语地聊天。


“我小时候是个胖子。”Sebastian用“告诉你一个大秘密”的语气说。


Chris抬头看他,问:“有多胖?”


“他们给我起了好多外号,胖墩儿、肥猪、冰激凌,哦,还有熊。”


“熊?”Chris盯着他。


“罗马尼亚有棕熊节,新年和圣诞的时候我们扮成熊跳舞,我小时候经常扮小熊,我们相信被小熊踩过的人会健康长寿。”Sebastian解释说:“有次新年晚会的时候我又扮成了小熊,他们说我不用穿熊皮就是熊。”


“在纽约?”Chris问,他知道Sebastian家在纽约。


“对,罗克兰县,我上中学的时候。”Sebastian摊了摊手,笑了一下,“我初来乍到,长得又胖,还不怎么会说英语——你知道,就是这样的。”


Chris皱紧了眉毛,“很抱歉。”他说。


Sebastian把胳膊放在桌上,手托着下巴凑近Chris:“嘿,你这样看起来有点像Steve。”他低声说。Chris闻到他淡淡的、温热的呼吸。


Sebastian从他手里拿过杯子,又喝了一口,然后放回去,继续说:“有一次我在梦里真的变成了一头小熊。我一个人,哦,一头熊走在草地上,觉得很寂寞,这时候对面来了一个人,我就问他‘嘿!Chris,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Chris?”Chris的眉毛一下子挑高了。


Sebastian看着他货真价实的惊讶表情,说:“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曾经想改名叫这个,我觉得叫这个的都是好人,但我妈没同意。”


Chris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世上有很多巧合,然后开口问:“后来呢?”


Sebastian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也许他答应了,也许没答应,不过我想应该没答应。”


“为什么?”


“因为我醒来的时候我妈问我:‘你怎么哭了?’”


Sebastian边说边用手指在自己眼角比划了一下,眼睛亮闪闪的。


Chris想象不出Sebastian小胖子时候的模样,但他记得梦里那头伤心的小熊。


“也许你应该送他一点礼物,友情都是从交换礼物开始的。”Chris挑了挑眉毛,冲Sebstian微笑:“我三年级爱上了一个姑娘,爱得刻骨铭心——不许笑——她叫Winnie Cooper,就住在我家下面,后来她答应跟我约会,却在毕业舞会的时候把我给甩了。”


“甩了?”


“是啊,就像扔一只空罐头一样把我给扔了。她说:‘Chris·Evans,我们交往两年了,你连个笔记本都没送给我过,你根本就不爱我。’”


Sebastian笑得抓紧了胸口,因为不想吵醒助理,憋笑憋得眼泪汪汪。


“天哪,Chris,你真惨——哈哈哈——”


Chris笑起来,说:“是啊,就因为没送礼物,所以我失去了毕生所爱。”


刚刚平静下来的Sebastian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无声大笑,使劲地抓自己的胸口。


Chris看着他,嘴角翘起来。


“所以说,你要想跟人交朋友,就要送礼物。”


Sebastian飞快地舔了一下嘴唇,忍着笑说:“可我不知道一头熊能送什么礼物,总不能像广告一样送蜂蜜吧?”


一个著名的蜂蜜广告就是一头小熊捧着蜂蜜逢人就问:“你喜欢蜂蜜吗?你要吃我的蜂蜜吗?”


“为什么不能?”Chris反问:“把最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才有诚意,不是吗?”


“好,我试试。”Sebastian强忍着笑,把杯子捧在手里,“Chris,你喜欢蜂蜜吗?你要吃我的蜂蜜吗?”


Chris拿过杯子,仰起头,把里面的残酒一口饮尽。 


Sebastian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


他这样子看起来真像一头小熊,Chris想,看着他,慢慢绽开一个微笑,说:“喜欢,比你想象的更喜欢。”


 


助理直到飞机降落才醒过来。Chris和Sebastian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机了。


她注意到Sebastian的手腕有一圈明显的红痕。


“Sebby,你怎么了?”她紧张地问。


“蹭了一下,没事儿。”Sebastian挑了下眉毛。Chris和他做了个同样的动作。


“那就好。”助理耸了耸肩膀。


Chris有车来接,助理送Sebastian回酒店。


回酒店的车上,Sebastian的困劲儿又上来了。他仰头靠在椅背上,右手握着左手手腕,在熙熙攘攘的洛杉矶街头,睡着了。


 

评论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