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萨蛋糕

stucky,可逆不可拆!!!!

从天而降

好甜,紧紧的抱着到最后耶🎀

rainash:

茶喵:



这还那是个小粉丝一抬头,天上就掉下了自己男神的ABO故事……刚刚被系统屏蔽了,谢谢私信我的姑娘们QAQ以及所有看文的姑娘!!比个超级大的心型!




 


惊喜从天而降的时候,bucky正好翻了个身去够他的抱枕。


 


他在半梦半醒间摸索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一把搂住后,心满意足地将脸埋在其中蹭了蹭。


 


一股清爽又强势的alpha信息素味道直直冲入了他的鼻子,bucky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浑身僵硬,心跳如骤,惊恐地缓缓抬起头。


 


正对上一双温柔的蓝色眼睛。


 


“抱歉!”蓝眼睛的主人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他皱着眉,看起来也有些意外,”我的同伴大概是算错了坐标……”他压低声音,语气真挚地向bucky道歉,”希望没有吓到你。”


 


深夜的室内蒙昧不清,但bucky还是立刻认出了他,惊喜地欢呼了起来:”队长!你是美国队长!”


 


蓝眼睛的男人点了点头。


 


bucky双眼发亮,半夜在床上抱住个陌生alpha的恐惧烟消云散,兴奋与激动翻涌了上来:”你的同伴!是猎鹰吗?我简直想给他颁诺贝尔奖……天哪,你的眼睛比电视里还要蓝!”


 


对方被他逗笑了,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而他的蓝眼睛,bucky怔怔地看着他,恍若梦中——他的蓝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像是阳光下荡漾的碧海。


 


“谢谢。”美国队长在他的目光下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但是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恐怕有点儿赶时间。”


 


Bucky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抱着这位alpha,他们如此贴近,以致于相互的味道都纠缠在了一起。


 


他慌忙松开手坐起身,又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低头傻笑了起来。


 


美国队长从容下床,捡起了歪在一边的盾牌,侧头冲领口的通讯器呼叫到:”natasha!”


 


是黑寡妇!bucky竖起耳朵,今天一定是某个神秘的节日!


 


 “抱歉队长,坐标计算错误,十秒后开始二次传送。”通讯器里果然传来了黑寡妇的声音,和紧随其后的倒计时声。


 


“我要走了,希望没惊扰到你。”美国队长冲还坐在床上的bucky比了个军礼,见他还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愿你今晚有个好梦。”


 


Bucky抬起手想回个军礼,却在碰到自己的枕头时想起了什么。


 


他迅速地从枕下摸出了一颗小小的红色星星,像只灵活的猫一样跳到美国队长身边,一把将那个小玩意儿塞到了他手里。


 


与此同时,金光闪烁,美国队长的身影消失了。


 


“你是最棒的复仇者!”bucky冲他消失的地方大喊,也不知对方能不能听见。


 


 


 


Clint拉弓的同时,steve已经用盾牌把最后一只怪物的脑袋削了下来,鹰眼的箭落了空。


 


“哇哦。”弓箭手耸耸肩,摊开了双手,”毕竟你才是最棒的复仇者。”


 


Steve拍拍他的肩膀,带着愉悦的笑意率先向下一个据点走去。


 


Natasha紧跟其后,经过clint的时候,挑着眉用指尖在空中画了个五角星。


 


“我们可以叫他幸运星,那个可爱的omega!”clint一边跟上一边眉飞色舞地冲她嘀咕,”一个幸运的小家伙,送了我们的队长一颗幸运星!”


 


Natasha瞥了他一眼:”是挺幸运的——多亏你输错了坐标。”



Clint早先的那丝愧疚早已消失无踪:”你不觉得这是个浪漫的开端吗?要我说,这是天意。”


他现在几乎是洋洋得意了。


 


 


 


Bucky没料到还会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虽然地点不太完美——他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美国队长出现在自己的浴缸里。


 


洗澡水溢了满地,他们尴尬地对视着。Bucky浑身上下只有满头的泡沫能起到些遮蔽作用,而steve单膝跪在水中,和赤身裸体的bucky只有一星盾之隔。


 


凝滞的空气被一颗在omega精巧锁骨上坠碎的水珠打破了。美国队长惊醒般地匆忙低头,将自己无处安置的目光锁定在领口的通讯器上:”tony?”


 


“队长,这次轮到我输错坐标了!”通讯器里传来钢铁侠欢快的声音,“我想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毕竟你和你的小星星需要个后续……”


 


他的话被一个女声无情地打断了:“抱歉队长,十秒后开始第二次传送。”


 


倒计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steve抬起头来,一向正直的脸上带着些无奈:“抱歉……”


 


“我出生的时候妈妈一定没想到美国队长会给我道两次歉。”bucky故作镇定地微笑着,抿了抿嘴唇,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一丝肥皂水因为这细微的动作,顺着他的刘海快速下滑,就要落进他弯起的眼睛里了。


 


alpha不由自主地伸手,替omega将那一缕头发轻轻拨开。


 


Bucky洁白的耳廓悄悄染红了,他避开了steve的目光,尽力让自己表现自然点:“呃……你的衣服湿了……”


 


“我的战斗服防水。”steve笑了起来,“谢谢你的幸运星。”他指了指胸口,bucky惊喜地发现那儿的红星中间,正点缀着一颗新的星星——正是他送给美国队长的。


 


“这真棒……”bucky控制不住地伸手去触碰那颗星星,感受到了金属下,对方有力的心跳震颤着自己的指尖,暗暗希望十秒钟能更长一点儿。


 


但金光还是闪烁了起来。


 


“希望它能保护你。”美国队长消失了,bucky呢喃着摸了摸自己的刘海——他简直不舍得洗头了。


 


 


 


第三次似乎并不是意外。


 


Bucky靠在墙角,无力地看着红着眼睛的alpha向他逼近。


 


他刚刚帮助了一个发情的omega顺利逃脱,却被对方的信息素诱发,提前进入了发情期。


 


此刻他浑身又热又软,连直立的力气都没有,但bucky知道放弃反抗,后果会是怎样。


 


他挣扎着站起身,在alpha扑上来的时候,瞅准空档给了他一拳。


 


被信息素刺激的Alpha完全失控了,几乎是怒吼着将他再次按在了墙上:“省着点力气吧!一会儿我会把你艹晕的!”


 


bucky满不在乎地笑了,垂下眼睛挑衅地扫了扫对方的下身:“谁会晕还不一定呢!”说完,他抬起腿狠狠地向alpha胯下踢去。


 


Alpha捂着裆部在地上滚动哀嚎,bucky趁机扶着墙往外走去。


 


他走了两步便停下来——巷子口又来了两个alpha。


 


该死的信息素!bucky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地形,想找准时机从他们中间冲出去。


 


他还没来的及行动,一个人影伴着一阵金光突然出现,如天神般牢牢地挡在了他身前。


 


“还好吗?”steve反手将一支抑制剂递给他,眼里写满担忧。见bucky接过针筒,他换上一幅冰冷的表情,转头对上了前方两个alpha。


 


“走开!是我们先来的!”似乎被对手强大的气势和诡异的出场所震慑,那两个alpha停下了脚步。


 


“这和先来后到可没有关系。”bucky注射完了抑制剂,steve脱下外套将他裹住。衣服上残留的Alpha味道让omega好不容易积攒的力气几乎在一瞬间消失了,他轻靠到墙上,脑袋晕乎乎的。


 


美国队长今天穿了便服,他这次不是因为任务坐标错了才过来的。bucky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了速度,他拉紧了身上的夹克,眼前只剩下steve矫捷打斗的身影,你为什么及时的出现了?他在心里问。


 


“我们走。”迷糊间steve向他伸出手来,bucky将手递给他,任由alpha带着他往不知何方走去。


 


“抱歉,我本可以早点来的……”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有余悸,“natasha提醒我该带上抑制剂,这花费了点儿时间。”


 


“第三次了。”bucky吃吃地笑了,“你第三次给我道歉了。”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你不该向我道歉,你保护了我。”


 


“你是最棒的。”他低声说,感觉到steve握着他的手攥紧了。


 


他们沉默无言地继续走着,不知过了多久,steve停住了。抑制剂起了效果,bucky的脑袋多少清醒了些,他抬头,发现已经到自己家门口了。


 


但是——steve没有松手,而bucky已经心乱如麻。


 


“今晚星星很美。”steve突然冒出一句,bucky仰起脑袋,看见星河如银带般横贯了整个夜空。


 


他们静静地仰头望天,谁都没有再说话。


 


“……队长,很抱歉没打扰你们。但是东区的九头蛇炸了一个银行,现在赶过去还有机会抓住他们的头儿。所以,十秒后开始传送,呃……我很抱歉。”通讯器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Steve无奈地松开了bucky,他们又只有十秒钟了。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没想到对方竟然问了这个,bucky这才想起,steve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bucky,你可以叫我bucky。”他微笑着迎接金光闪烁。


 


“而你可以叫我steve。”这是alpha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你竟然就这么把队长从bucky身边叫了回来,哦哦,sam,你竟然是这样的sam!”tony一边战斗一边抽空和同伴斗着嘴。


 


“没错,那时的气氛简直棒呆了——tony,你该叫他幸运星,bucky这个名字是独属于队长的!”clint忿忿不平地附和着。


 


“你们没听过有缘一定会再见吗?”sam克制着把他们都丢上天的冲动,虽然钢铁侠本来就在天上。


 


“如果队长想的话,他们会有更多次相遇。”wanda挥了挥手,红色的光晕绽开成五角星的形状,瞬间闪瞎了一众九头蛇的眼。


 


 




在bucky的期盼下第四次终于发生了。


 


那是他的生日。


 


和朋友们庆祝完,他一个人回了家,取出一个小小的蛋糕,插上了蜡烛。在吹灭蜡烛前,他思考了很久该许什么愿。


 


他其实已经想好了一个,但那太天真,又太狂野。bucky盯着明灭不定的烛火,不知该不该许下这个愿望。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将他的纠结打断,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开门。


 


门口正站着他的愿望。


 


Steve抱着一束鸢尾站在门外,bucky看着他,几乎移不开眼睛,“我还没有许愿……而它就实现了!”


 


Steve将花递给他,蓝眼睛里洋溢着的喜爱快要将bucky淹没了:“那就重新许个愿,美国队长向你承诺,所有最狂野的梦想都会实现。”


 


“所有里包括这个吗?”bucky勾起嘴角看着他。


 


“包括。”steve甚至没有问他这个是什么,“生日快乐,bucky。”他微笑着说,在bucky扑上来的时候稳稳地接住了他,在bucky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深深地吻住他。


 




  


他一度以为再也不会有第五次。


 


Bucky伫立在时代广场的巨屏前,像一座被敲碎了内核的石像。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脑海里只剩下美国队长因为打击九头蛇而牺牲的消息不停回响。


 


不,这不会是真的。他如行尸走肉般回到家,将自己深埋进了被单里。


 


也许这是他的作战计划,美国队长不会就这么死去。


 


胸口有星星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Bucky对自己说,他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从地狱里爬了出来,走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又不甘心地跑出门去,狂奔到了上次steve救他的那条小巷。


 


他每天重复一遍,一直在那里等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不知过了多少天,最后的最后,omega紧抱着膝盖埋首其中,眼泪打湿了膝头的布料,绝望地一遍遍祈求着:“求你快点出现……我需要你……”


 


却只有漫天星辰陪伴着他。


 


 


 


不可能出现的第六次确实出现了。


 


嘿,周六有空吗。这个alpha已经给他发了一个礼拜的信息,bucky无奈地按着手机,想委婉地回绝他,对方的第二条信息已经发了过来:我们去参观美国队长纪念馆怎么样。


 


Bucky愣住了,他的手指停在了手机上,无法回避地想起了那个离开了两年的人。


 


两年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他将其深埋心中,却又放任灵魂安眠在那里,不知该如何醒来。


 


bucky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然而,就像第一次那样,一个奇迹再次悄无声息地降临——一只手从他背后伸了过来,像是怕惊醒他般,轻柔却又有力地握住了bucky的手。


 


Bucky猝不及防,如遭电击,他僵坐着,许久不敢转身。周身涌动着阔别已久的alpha的味道,如同一张穿越了时空的大网,将他的身心牢牢捕获。


 


他大睁着眼睛,没有意识到泪珠已经滴落在了那个人的手臂上。


 


那个人从背后环抱住他,握着他的手替他打上了回复的信息。


 


“bucky不用去纪念馆,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看到美国队长。”


 


那只手带着他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Bucky侧过脸,努力想扯出一个笑容,但是有点失败,他的眼睛要被泪水模糊了。


 


Steve的吻接连不断地落在了他的睫毛上:“对不起……我受了点伤……今天才醒过来。”


 


“不。”bucky仰起头接受他的吻,“只要你愿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就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那我该换一句。”steve埋首在思恋已久的omega身上,紧紧抱住了对方的腰。


 


“我爱你。”他在bucky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标记ING




标记ING另一个相册


 


被忽视已久的手机打破了此刻旖旎的平静,steve抱着bucky翻了个身,让眼神涣散的omega趴在自己胸口,一手将手机抄起。


 


“james,你怎么不回我的消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认识美国队长吗?”


 


“我不是james,我是steven Rogers。”美国队长的另一只手充满占有欲地环住omega的光洁的腰背,“那句话的意思是:He is mine。”


 


是我失而复得的星星。


 


End




评论

热度(534)